乐读屋 - 科幻小说 - 修仙后,我把前夫骨灰扬了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六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

第二十六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。”周彬气笑了,想到家主的怒气,他黑瘦的脸上表情更加狰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贱人,别仗着有几分姿色就蹬鼻子上脸,区区一个炼气初期修士,也敢挑衅家主、在我们面前大放厥词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什么,邪笑两声:“原本还想留你个全尸的,这样看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他说完,霍忍冬脚尖一点猛地跃起,手中利落挽了个剑花,化为闪电迅猛刺去!

        细剑和金鞭相遇,摩擦出刺耳的声音,两人飞快缠斗在一起。那周彬有筑基修为,霍忍冬仗着一套基础剑法应付得很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落日剑乃先天灵物,又自带法则正气,一时间倒也没让对方占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交手十几招,周彬竟然连霍忍冬的头发丝都没伤到,他明显烦躁起来,又听手底下人在旁边嬉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左护法,给这娘们点颜色瞧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烂她的衣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留情,大哥你行不行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彬心下恼怒,左手飞快抽出一张玄级攻击符,猛地往前一拍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初出茅庐,又是第一次和人斗法,躲避不及正中那攻击符,眉头一皱哇的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血,这下周家人更疯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换我来换我来,照着胸口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娘子真是我见犹怜,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内,付春华等几个姑娘神情焦急跑出来,还有一些胆子大的百姓,他们叫嚷着别打了别打了,但霍忍冬听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耳畔是嗡嗡嗡的鸣叫,口中一片铁锈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幻觉,眼前漆黑一片的夜色慢慢变淡,从地平线开始有了黄色的分界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玄色和橙黄色交织,原来是日出将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漫长又难熬的夜终于要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以剑为杖徐徐站了起来,身子有些晃。她仰头深呼吸一口气,舒展疲惫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还在叫嚣,无人注意到太阳已经徐徐升起,这一会就能看见明亮的光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中的太阳正气越浓,五行灵力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朝阳升起,炽日猛地跃出地平线。那一瞬间,红衣女子的身上仿佛镀了一层金,她的容颜沐浴在金光下,神圣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如有所感,全都寂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彬潜意识感觉到一丝不对,他举起金鞭想要偷袭,只是手才刚举起来,面前忽然金光大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强烈的光线刺激眼球,那一瞬间,他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我的眼睛!”周彬扔掉武器大叫,没看见面前柔弱的女子已经重新举起了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日剑的第二种变式——极光剑!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咬牙,用意志强行支撑身体,灵气耗尽的丹田剧痛,但胸口的青霄玉给她源源不断的暖意,帮助她借来太阳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区区凡人,就得被强大者欺压愚弄吗?区区炼气修士,就得甘愿跪伏于大能脚下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不信……这座城,她一定能守住!

        光芒万丈的金色长剑如同一缕日光,倏地刺穿瘦子的腹部,好像没有实体一样轻轻松松、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周彬摔倒在地,却是实打实的感受到身体被贯穿的剧痛,他的双目依然睁不开,肚子又好像被烫破了,浑身灼烧一样干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地上打滚,旁边小弟们去救,周彬忍不住大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给我杀了她!!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见他那副狼狈的模样,霍忍冬咧了咧嘴无声一笑,她擦擦唇边的血丝,执剑而立,模仿他刚才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区区筑基修士,也敢大放厥词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彬:……可恶!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次,明明周家是人多势众的一方,他们却都不敢上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彬是家族里的左护法,怎么着也是筑基中期修为,他都被打退了,他们一帮炼气期的杂碎能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气氛僵持的时候,忽然所有人都听见远方“轰——”的一声雷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是乌云滚滚压了过来,这云肯定不是自然的产物,就算有狂风在吹,也不可能飞得这样快!

        人群里有短暂的骚动,他们感觉似乎有人藏匿于黑色的雷云里,如同天神降临、充满威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雷云出现后,周彬方才那种危机感更为强烈,他眯着眼,忍着疼痛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催促几番,周家散兵们这才有动作,他们叽咕叽咕念咒,施展各类法术,有的还召唤了法宝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站在原地,但也仅仅只是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此刻身受内伤、灵气耗尽,方才紧急情况下“借来”的太阳正气也用得差不多了,可以说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依然没有动,此刻只希望身后的八方保护罩能支撑得久一点、再久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火龙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刺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我一记神龟镇山印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家人的各种攻击刺得她睁不开眼,霍忍冬下意识抬起手掌来遮挡光线,但下一刻,鼻尖却闻到一阵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火龙炸开、土刺崩裂、烟尘弥漫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法术攻击好像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拦下,连涟漪都没有激起,屏障保护着霍忍冬,甚至连后方的衙门众人都保护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道无法跨越的修为鸿沟。

        噼里啪啦的光芒散去,周家众人呆愣在地:见一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,赤手空拳挡住诸多攻击,不光如此,他还单手抓住了攻击性法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什么神龟镇山印,被戚慈像玩具一样捏在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指轻轻用力,玉石质地的印表面逐渐龟裂,瞬间碎成几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天上的雷云已笼罩于头顶,将刚刚升起的太阳遮得严严密密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里,那人的面容只能看清一半,一双眼蕴着暴风雨一样的愤怒,他薄唇微启,冷冰冰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、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狂风卷了起来,把所有人的衣衫吹得猎猎,乌云中雷电“咔咔”的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瞬间,周彬不要命一样往后跑,口中发出怪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救命啊老祖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的周家散兵们不明所以,但人们都有趋利避害的潜意识,也都跟着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猫捉老鼠的游戏,不可能永远当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那头白发,霍忍冬心头激动,她想要扯住面前人的衣袖,但刚一抬手整个人就是一歪。

        差点摔倒前,戚慈揽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闭了闭眼,感觉他往她口中塞了颗丹药,然后冷硬的声音响在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话,你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虚弱地抬头看了一眼,见戚慈眼中满是怒意,此刻是在极力压抑着不暴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显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弯腰将霍忍冬一把抱起,踏上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指了指远处高高的城主府阁楼:“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戚慈当然感应到了当地陌生金丹的气息,他哼了声,几乎是咬牙切齿:“哪来的小家族,胆大包天占了一座城自立为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彬等人几乎是拿生命在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从未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往东还是往西,进屋子还是跳进河里,落雷总能精准找到他们的踪迹,然后从头劈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说金丹期后才有雷劫吗?他们才炼气,怎么就会被天雷劈了?!

        极度恐慌下,有人御剑、有人放出飞行法器,还有人甚至用了神行符,但不管速度有多快,就是跑不开天上这片雷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望去,街道上东一个西一个站着周家人焦黑的尸体,还维持着奔跑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活人发出死到临头的惊恐怪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城主府里的人当然也看见了那从外界飘来的诡异雷云,但他们没想到会来得这样快,且如此……张狂暴躁!

        落雷直接轰开府上防护阵,将镇守大门的两个私兵劈得头吐白沫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一脚踹开紧闭的黑木大门,抱着霍忍冬一步一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面无表情、一头白发乱舞宛如修罗逢世。

        府内残存的修士、家丁等等见他只有一人,全都举着武器冲过来,往往还没靠近几步就被威压震得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抬头看了眼魔气弥漫的阁楼,脚尖一点,带着霍忍冬御空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黑漆漆的屋子里等待着他们的,是苍老如树皮的周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裹着宽大的袍子坐在榻上,神态看起来十分平静,一双几乎不剩多少黑目的眼珠翻转,瞧了瞧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霖有些惊讶:“慈惠真君?真的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戚慈将霍忍冬放在屋角,转身面无表情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片刻,周霖嗬嗬嗬笑起来,整个人几乎弯曲成一颗球,下一瞬他飞身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天衍宗又如何!!!我已无所惧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如蛛网般的白发瞬间从榻下飞出,往戚慈身上卷去,瞬间将他淹没在白发的海洋里,几乎卷成一颗蚕茧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惊呼:“公子!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形似“蚕茧”的内部,戚慈一把拽住在眼前乱窜的白发,任凭自己被包裹成一个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听见霍忍冬在外头的呼唤,分离几日,他才发现她不在身边是如此令人不安心。他是这么怀念她喊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绝不会告诉旁人,那天他在灵泉里疗伤醒来,几乎遍寻不到她的踪迹。后来又在山谷里发现了她遗留下的药篮,很显然她并不是自愿被带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几种猜测跃出脑海,那一瞬的愤怒几乎要冲昏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缓缓攥紧了拳头,眉目狠厉。

        蜘蛛丝一样的白发在他掌心变成灰烬,然后那焦痕迅速往上蔓延,一直往脑袋上烧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霖大惊失色,忙运功抵挡。但雷法与火法相连,天雷之火不是那么容易被扑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徒手撕开蚕茧,连剑也懒得用,他瞬间飞到老怪物面前,灌注全力的一拳狠狠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闻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周霖被砸得往后飞去,咕噜噜半天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一脚踏在那团头发怪物身上,脸上连冷笑都没有:“早就堕落成魔修了,抢占这凡间小城躲避追兵,你的算盘打得倒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,自古魔高一尺道高一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同样是金丹,实力的差距却犹如天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黄口小儿!!!”周霖被一拳打断了心脉,他声嘶力竭、眼眸通红,却几乎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瞬,声音戛然而止,因为他看见一把通体闪烁紫电的飞剑正立于他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光乍现,恰如白昼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因为一道人影闪现在她面前挡住了光。还有一双温热的大手轻轻覆住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垂着头望面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晕过去就别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