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科幻小说 - 修仙后,我把前夫骨灰扬了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八章 天作之合

第二十八章 天作之合

        一夜,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铁索桥可以自由出入了、城墙下的窝棚一口气全拆了、荒废的土地按户均分。经由四邻八舍出面作证后,大家原先住在哪就还可以搬回去继续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一日,所有百姓都搬回了从前的家,没有家的就又安置了新屋,河城秩序井井有条,喜讯传遍了整个小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家留下庞大的财富远超旁人想象,霍忍冬不知道戚慈说了些什么,第二天一早,就有一队白衣飘飘的修士乘坐飞舟降落,个个气质绝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自称是白玉京会盟的使者,是来协助收敛分配周家余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玉京会盟是白玉京内各大宗门组成的盟会,类似天下帮。但普通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姓们原先看见这些人心里还在打鼓,生怕他们是下一个周霖,坐享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哪里知道,这些修士看见那位白发仙师,态度一个赛一个谨慎,端着假笑,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衍宗第二十七代弟子徐峰参见师叔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祖不愧为剑道天骄,辛苦您出手铲除恶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辈太一宗吴克,佩服、佩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弟子们上来就是七嘴八舌的一番恭维,戚慈彼时正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修理水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水车是百姓农事灌溉的重要器具,之前被周家人砸毁了。戚慈袖子挽到胳膊肘,一只手拎着铁锤,一只手拿着木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见耳边一群人嗡嗡嗡个没完,不耐烦回头瞪了一眼,那些白玉京会盟的小弟子就一个个噤了声,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如打了鸡血似的埋首于周家大小库房,开始清算和盘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拿百姓一针一线了,这些弟子恨不得早点干完活走人,不想面对戚慈这尊瘟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不知道天衍宗慈惠真君喜怒无常啊!

        在众人齐心协力下,不到三个时辰,财产清算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祖,周家共清理出白银二十万三千两、铜钱十万贯,珠宝七箱、绸缎十抬、珍品瓷器三百多件、摆件三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有三品灵石十万枚,法宝、丹药、符箓明细皆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戚慈抬起眼皮看了一眼,混不在意的模样:“现银按户分发给百姓,珠宝绸缎等物留在城主府作为公款,由下一任城主代为支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修行物资于他们无用,在这里放着惹人觊觎,全部折算成白玉京会盟的贡献。此后,河城将由你们直接负责,我希望永不再出现周家此等败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名白衣弟子齐齐下拜,恭敬低头:“——师叔祖大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和其他人都不知道白玉京会盟的贡献是什么,但他们听清楚的是,周家的东西戚慈一分都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下午,付春华她们赶着牛车,车板上一个个装满了钱的大箱子,按名册挨家挨户发放白银铜钱的时候,百姓们简直以为自己活在梦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来都是官老爷们从我们手里收税银,从没有向下发钱的。”老人捧着掌心的钱唏嘘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遇上收成不好,一家人勒紧裤腰带也凑不上税钱,往往要砸锅卖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中年汉子狠狠咬了一口,大喜:“这是银子,是银子!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付春华坐在牛背上大笑:“那自然是真的,仙师仙姑为咱们做了主,以后河城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仙姑仙师是我们的大恩人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天保佑,派了仙姑过来拯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恩人一定要平平安安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呼喊着,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不少人跪在大街上,自发朝着天边太阳的方向拜了又拜,暗自祈祷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钱有粮,新秩序快速建立,原本荒凉的城内大街也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关着门的商铺陆续开业,卖菜的、卖鸡仔的、卖炊饼的。小贩的张罗声给城里带来了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铁索桥放开后,城外逐渐有了车马人流。

        顺着官道,不少原先逃走的富贵人家陆陆续续返回,也有一些原本是周家同党的乌合之众,趁着没人注意赶紧溜走,生怕戚慈找他们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商市百废待兴,只有一间位于城郊不起眼的书店,悄悄关上了店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书店十分狭小,店内唯有掌柜的一人,房檐上挂着“银海书斋——河城分店”的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掌柜的满头大汗,他正在加快速度清理店内的暗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一些画着特定记号的账本单独扔到一个盆里,一把火付之一炬。除此之外,货柜里留存的待售品还有一堆,再加上接了订单又没生产的货……势必要亏一大笔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就头疼!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暗自嘟囔:原先的地头蛇周家,好歹也有金丹期的老祖坐镇,他们做起生意来给些方便,互惠互利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周家这么多人说没就没了!尸体都化成了灰!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男一女二人也不知道什么来路,竟这么神。特别是那白发男修,实力可怕,他远远瞧上一眼都要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书斋里的暗账和货品,万一被那修士发现,他必吃不了兜着走!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满嘴苦涩,想哭都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生如此大事,他自然不敢隐瞒,用加急传讯符和斋主汇报后,没想到却得到了奇怪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捣毁周家的修士是名后天白发的年轻男子,使剑,身边还带着一貌美女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斋主明鉴,小人必不会看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,你便在那里等着,我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从传讯符中听出,斋主的情绪有些古怪。他非但不在意河城生意这条线断了的事实,反而更在意那两个来路不明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河城百姓受苦受难已久,大多都身体亏空、身染疾病,有些严重的四肢伤势都已感染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那几个被作为炉鼎采补的姑娘,半条命还悬在裤腰带上,必须好好医治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全部能动的劳力都用来抢种冬麦上,再分不出一点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只好寻了几个城里略通医理的人,在城主府外的空地上支了个棚子,让伤病严重的百姓住进去,临时算作医馆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见她每日组织人手采药煎药辛苦,就从原本要上交的周家私库里弄了些灵植和丹丸,全数分给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丹丸都是用有灵气的草药炼制的,与其说是中医,不如说是神学、中医学和道学的杂糅品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把一颗黄级回春丹碾碎了,和水冲散分给五个人喝。就算如此,还是小看了久旱逢甘露的药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碗药汤下去,腰不酸了、腿不疼了,瘫痪半年的人都能立刻起来走两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几日,身体底子好的百姓都已经能下地干活。霍忍冬也因日日施救、不辞辛苦,被百姓私底下赞誉为仙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日午时,有名来送饭的病人家眷在外头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霍仙姑,慈惠仙师又在院外等您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戚慈面冷,百姓们不敢称呼他姓名,都只用道号尊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则完全没有架子,百姓看她就像看自家姑娘似的。有称小霍仙姑的,还有叫忍冬仙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应了一声,她正帮着给一受过鞭刑的人换药,又赶忙出来擦手更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头发用棉布包了,整个人麻利干练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病人看着她抿嘴笑:“小仙姑和仙师感情真好啊,日日都得来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一愣,忙分辨:“婶娘,你误会了,我们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另几个妇人忙打趣着:“不是什么?我瞧着仙师待你是放在心里的,当真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盼早生贵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们说话完全不顾及这里还有个大姑娘,把霍忍冬说得闹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待她出了医馆帐子,见到戚慈时脸还是绯红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懒洋洋靠在长河的柳树边,他领口略松,身上换了件深蓝色的窄袖武服,看到霍忍冬的刹那,眉峰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应该是刚净完面,连眼睫仿佛都是湿的。面颊敷粉,唇瓣若红云,几缕未挽住的墨发从包巾边散出来,越发衬得这张脸明眸皓齿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当她望过来时,面颊到颈侧的肌肤泛着红,一双眸子潋滟含波,让周围经过的男丁都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真是冰肌玉骨、裁雪为神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耳边还记得刚才婶娘们打趣的话,扭扭捏捏走到戚慈面前,不肯直视他:“公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戚慈眼里却只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示意了一下手边食盒,里面有碗煎好的药:“你日日为百姓劳心费力,怎么偏不顾及自己身体。当时不是被攻击符伤到了么,这么快就不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帮她把碗拿出来:“就算是仙女,受伤了也是要喝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喝药吧仙女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眉目俊逸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,霍忍冬只觉得耳边轰的一声,忙夺过他手里药碗,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轻轻打趣:“仙女豪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以袖拭了拭唇角,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公子,白玉京会盟的贡献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戚慈:“想要那些庞然大物出手庇护,自然得付出点代价。以物资换贡献,有了他们名义上的相助,无论修桥还是修路,河城从此都会安安稳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瞥了眼她素净的打扮,戚慈道:“周家私库看着多,其实没几件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从袖口取出一个木盒,撇过头递过来:“喏,给你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愣了愣,她接过来,见木盒里是一支钗。白玉质地,雕刻成一只展翅翱翔的凤凰,头尾点缀有金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这太贵重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忍冬下意识要推辞,她想起自己之前还把戚慈送的珠花弄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慈却拦住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一件玄级法器,里面存了我的神魂气息,关键时刻可以联络,还可做保护屏障,金丹期以下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玉钗给她细细簪在发髻上,好看的凤眸微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纪轻轻的,要多笑笑才好看,苦着个脸做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