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科幻小说 - 臣亦为侠在线阅读 - 第二十章:唐苏谈商(上)

第二十章:唐苏谈商(上)

        唐拾要想成为“国臣”跟“民侠”,就必须要为大玄除掉世家这个毒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除掉世家不能只靠武力,而是要徐徐突之,抓住要害,而世家的要害之一就是商业垄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世家之所以要用垄断商业,一是因为他们需要大量的钱财来养活他们的族人和部曲,还需要掌控住他们手低下的官吏给自己办事;二是因为他们需要通过垄断产业的技术,来掌握一些政治上的优势,并且永远不让这些优势丢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唐拾之所以将苏仪留下,就是相与苏仪谈谈一些商业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利用苏仪的商业才能和玄机子教他的一些新的生产方式,来打破世家的商业垄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嗒、嗒、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仪正坐在唐拾书房的书桌前无聊地敲着桌子,他本想找本书看着等待唐拾,但找了一圈也没在这书房里找到半本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书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,苏仪起身一看,来人正是唐拾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拾跨进门后,对苏仪连连抱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望苏掌柜包涵,唐某刚刚才把那些伯伯们送走,倒是让苏掌柜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唐拾对苏仪一个商人倒也不必这么客气,但是每次他看见苏仪那张俊郎的脸和那身书卷气,都会下意识把苏仪当成是一个有大才但深藏不露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仪对唐拾抱拳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无妨,贵人事忙,苏某在这里也只是等了一会儿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苏掌柜不怪罪唐某就好,来来来,苏掌柜请坐这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唐公子先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拾笑着邀苏仪在书房的会客椅上坐下,又让青墨泡来一壶茶放在两人中间的小方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墨给二人斟完茶后便退出书房去吃饭了,毕竟从早上忙到现在,她连口水都没喝。

        书房里,唐拾吹了几下自己杯中的茶水,轻呷一口后对苏仪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掌柜,唐某有一事不明,还望苏掌柜解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唐公子请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仪将自己的茶杯端起,也如唐拾一般轻轻吹着滚烫的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拾看着苏仪,笑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苏掌柜为何对唐某如此亲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仪一听此话,顿时被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呛住了,猛烈的咳嗽起来,待到稍微平复一点后才解释道:“咳咳咳,唐公子身份尊贵,又给了苏某发财的机会,苏某自然要与唐公子亲近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掌柜这么解释也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拾接受了这个解释,却依旧笑看着苏仪,换了个问题继续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掌柜的木匠铺虽然是永安城最大的木匠铺,但毕竟也是在永安城中。敢问苏掌柜,只靠卖唐某画的那几样新式家具,又能赚几个钱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仪一愣,不知道为啥唐拾会问这个,但还是回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某昨天就跟唐公子说过了,唐公子所给的这几样新式家具用起来舒服无比,永安城里朝臣多如狗,世家遍地走,他们家大业大,肯定会购置大量的新式家具将原来的旧家具换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刚刚唐公子也拜托长公主向陛下进献了一套新式家具,苏某正好可以在价格上提高的多些,自然就能赚到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苏仪说的很有道理,但唐拾还是摆摆手,否定道:“唐某不敢苟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拾将手里的茶杯放回桌上,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,转而认真地看着苏仪,继续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家具可不是用一次就会坏的,那些权贵们购置的数量也是有限度的,就算苏掌柜卖的价格再贵,等这一阵新式家具的热潮过去后,可就赚不了多少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仪听完后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经营木匠铺这么多年,自然知道唐拾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拾目光灼灼地盯着苏仪的眼睛,缓声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掌柜真的只甘心赚这点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苏某就算不甘心,又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仪叹了口气,似乎知道唐拾想要对自己说什么,苦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唐公子有所不知,苏某乃是扬州人氏,我也是扬州苏家的大少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苏家在前朝时也可是扬州望族,可后来天下大乱,扬州因为临靠长江,富贵人足,变成了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江南的反王们最开始为了获得我苏家的支持,还是对我苏家以礼相待的,可后来随着仗打的越来越多,那些反王们也都失去了耐心,不光在一场场的争斗将我苏家的家产中抢个精光,还为了以绝后患,在一个冬夜将我们苏家人屠杀殆尽,就连我爹娘也未能幸免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我的四叔是一位武人,他护着我拼死拼活地冲出府邸,趁夜色逃到了丹阳郡的深山里,我们叔侄俩在深山里隐姓埋名了两年,才终于等到当今陛下将天下统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年我才十五岁,正值年少轻狂,以为当今陛下缺才少贤,我能靠着的一身才学来永安求取一个功名,入朝为官,帮陛下立下定国之功,守护天下百姓,光复我苏家门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当我跟四叔到永安的之后,才知道当今陛下征召的官员都已经安排好了,而其余的官员大部分都为世家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我苏家当时已经没有了前朝时的光荣,甚至都可以说,这世上已经没有苏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我四叔带着我在永安四处求人举荐,求那些权贵们能举荐我入仕,可却一直吃闭门羹。因为那些权贵们都觉得当时的我太年轻,定然是没有什么才学的毛头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儿,苏仪的眼圈微微泛红,紧咬牙关,不想让泪水流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终究还是没控制住情绪,一边哭一边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的四叔却相信我是我们苏家这一代最有才华的人,他花光了所有积蓄去讨好那些权贵,求他们给我个机会。但却舍不得花一分钱给自己买药看郎中,治他的暗伤,每晚都被伤痛折磨得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公子你知道吗?我那四叔是父亲他们这一辈里唯一的武人,他的膝盖是最硬的,从没为任何人谄笑过,可他最后却为了我跪在那些权贵面前卖笑,只求给我一个入仕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仪凄然一笑,抹掉了脸上的泪水,继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为了不再让我四叔再继续受此屈辱,便一气之下投身商贾,就想赚钱给我四叔治好一身暗伤,等到给他养老送终后,便安安稳稳的当一个富家翁了此余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四叔知道我的想法后大骂了我一顿,说我若是行了商,就不要再叫他‘四叔’,他也绝对不会用我经商赚来的钱去看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我并不在乎他的话,我仍然要去经商赚钱给他治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既然过去也是世家之人,自然知道这天下的最赚钱的生意都被世家把持着,可当时的我一没背景,二没大量钱财支撑,要是妄然插进去定然会赔的血本无归,甚至身家性命都要丢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便就选择做这不被他们重视的木具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十年来,我努力想各种办法做生意,从一个手下只有四个匠人的小木匠铺掌柜,变成了如今手下有近百位匠人的大木匠铺掌柜,虽然赚的也算可以,但终究是与那些世家们无法相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唐公子刚刚的问题,我还是那句话:苏某就算不甘心,又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能力也没有实力去抗衡那些世家,也不想去找他们的麻烦,而且我现在这种生活也挺好的,等用唐公子这几样新式家具赚完这一大笔钱后,苏某就打算在永安城外再购置几百亩良田,将我四叔接到那里让他安享晚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最后,苏仪的情绪又变得稳定了,端起茶杯开始慢慢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拾听完后,终于知道为何苏仪不像别的商贾那般满身铜臭气,反而是满身的书卷气,让人会认为他是个读书人,也知道了苏仪不想跟世家作对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还是紧紧盯着苏仪,沉声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掌柜,虽然唐某对你的不幸遭遇感到难过,也为你执着的孝心感到佩服,可唐某依然要问你,你真的就甘心一辈子当个富家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正如苏某刚刚所说的,苏某不想跟世家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拾突然将苏仪的茶杯拍碎在了地上,暴起抓住苏仪的衣襟,将苏仪的脸拉到自己脸前,怒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苏仪!我刚开始听你讲,本以为你是个有志向有胆魄的人!却没想听到最后,你却只是个失去了一切锐气!只想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常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唐公子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