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科幻小说 - 臣亦为侠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二章:悬壶济世,要先有壶

第三十二章:悬壶济世,要先有壶

        当唐拾心满意足地离开万药阁后,李仁心站在门口,呆呆望着富贵儿的背上满满当当的药材渐渐离自己远去,只感觉心里空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三七看见李仁心苦着张老脸,仿佛丢了万贯家财一般,连忙上前给李仁心锤背,笑嘻嘻道:“爷爷,您老可是永安城有名的神医圣手,那些达官贵人都抢着给您送钱,您干嘛在乎这一点药材呢?更何况我还是按进价卖给唐拾的,又没赔本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仁心撇撇嘴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爷爷岂是在乎那一点儿钱的人,更何况这小子还要教我如何蒸馏酒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教我。”李三七当即纠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都一样,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仁心老脸一红,又沉声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鸢儿,你是不是真心想要建大小医馆,造福世间百姓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三七见自己爷爷脸色严肃,也站直了身子,正色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赤诚之心!天地可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你随我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李仁心转身带着李三七回了万药阁,走到包药收钱的柜台前,拿出账簿往桌子上一扔,李三七不明所以地翻看着账簿,疑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仁心又拿起一枚铜钱,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要明白一个道理,虽然行医者在给人治病的时候,又想治好病人,又想为病人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开医馆是个营生,是个挣钱的生意,就像客栈、茶摊、酒肆这些营生一样,赚不到钱,就开不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三七黛眉一皱,分辩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,这些我都知道,可是行医者不就是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仁心忽然冷笑一声,打断了李三七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医者就应该无怨无悔的治病救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医者不需要养活家里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悬壶济世还得先有个壶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鸢儿,虽然你在医术上的天赋非凡,年纪轻轻医术就能达到独自开馆的程度,但也是因为你出身医药世家,而且是教你医术的是我和玄老道,还要外加上咱们家这些年开着万药阁,能让你有钱、有机会去挥霍、去实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世上大部分行医者不是这样的,他们大多出身卑微,积蓄少的很,而且他们的师傅也大多是普通的郎中,医术想要达到你这种程度,不仅要花将尽半生的光阴去学习、研究医术,而且同时还要辛苦赚那点汤药钱来养家糊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三七小嘴一张一合,想要再分辩几句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仁心看见自己孙女迷茫的样子,心想自己现在就告诉她将来的阻碍,是不是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老郎中考虑良久后,深深叹了口气,继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日按进价卖给唐拾药材,虽说没赔钱,但也没挣钱。可若是药材涨价了,那咱们下次进药材的时候,要么是少进一点,要么是赔钱买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进一点,就会有病人吃不上药,所以一定要赔钱买够。万药阁是咱们家的,无论怎么赔钱,都顶多是让咱们家没饭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”可若是有人跟着你一起干呢?别忘了,人穷志短,人家赚不到钱的话,可不一定会保持着初心,继续饿着肚子跟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并非是想泼你冷水,只是希望你明白,此事并不是单靠你的热血就能做成的,建大小医馆并不难,汇集天下名医也不难,难的是你怎么让那些与跟你志同道合做事的人吃饱饭、吃好饭,又怎么让他们知道满足,知道适可而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儿,李仁心突然直起腰来,将铜钱放到李三七手上,用他那双眼角满是皱纹的老眼,目光灼灼地盯着李三七的眼睛,好似熄灭的老蜡又燃起了烛火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这件事多么艰难,最后能不能做成,爷爷都会倾尽全力支持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后,李仁心离开了柜台,去收拾那一堆被唐拾否定的器材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三七站在原地,有些颓废地凝视着自己手上的账簿和那枚略带温热的铜钱,思考着李仁心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非是完全不谙世事,不知世人之艰苦,只是之前被梦想冲昏了头脑,一时没考虑到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玄在册人口六千万,八成都是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穷人就算只是单纯的想吃饱穿暖,安稳生活一辈子都要奋力挣扎,哪怕患的只是小病,都需要咬咬牙,才能拿出钱来治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身患难医之症甚至绝症,那就别想了,这些病人要么是其家人为了省口饭,给提前埋了,要么为了不拖累家人,自己就找个山头或者深湾跳下去,连葬礼钱都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知道,有些病,把一个家掏空也治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医生要是既想治好病人,又想给病人省钱的话,那就自己给人家添补上,带着家里人一起过清苦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行业是不允许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假如一个地方有两名医生,一名医生整天悲天悯人,无偿救助,那病人就都去找他了,让另一位医生怎么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也是辛辛苦苦学了一身医术,凭什么也要过清苦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清苦,就是明明是过的是苦日子,却非要逞强,在苦日子前加上“清高”二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名言道: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有名言道: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性都是趋利避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当医生赚不到钱的话,谁还敢去学医啊?

        李三七想要将大小医馆一直开下去,就必须要有人既能一直添补上天下百姓的治病钱,又能让医生在赚到钱的同时,不敢贪图那些不义之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谁来做呢?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,谁能做到呢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,李三七忽然看见手中铜钱上刻着四个字——大玄通宝!

        大玄通宝?

        大玄?

        李三七顿时眼前一亮,惊喜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朝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唐拾在离开万药阁后,一路打听,在商市的东南角找了个铁匠铺,给铁匠画下蒸馏酒水器材的图纸,交下订金后,又去木匠铺寻苏仪,却没有见到苏仪,听木匠铺的匠人说苏仪已经去唐府寻他,便快骆加鞭、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快到家的时候,唐拾看见自家巷子门口停着九辆马车,其中还有一辆是苏仪昨天来送东西的,唐拾猜这应该是秦风及派人赶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其他八辆呢?

        唐拾心中疑惑,驾着富贵儿往里走,远远就看见巧琴正站在门口,面对着七个壮汉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事儿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    以青墨的身手,放倒这群人应该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拾驾着富贵儿往墙影里一站,继续观望,心底却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因这些壮汉们虽各个长得膀粗腰圆,身形高大,此时却都对巧琴微躬着身子,神情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巧琴则将双手背在身后,像个老教书先生看学生一般,看着眼前的七个壮汉,老气横秋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我就教到这里了,你们快些回府,将新学到的菜式做给你们府上的大人们尝尝!”

        七个壮汉齐齐弯腰一躬到地,对巧琴恭敬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谨遵巧师傅之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拾这才想起来,自己昨天还答应过那七位叔伯,让他们将自己府上的厨子送到唐府学厨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几天做的事情太多,竟然搞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幸亏他过去在镇漠的时候,因为懒得动手,把巧琴培养成了一位小厨娘,要不然今天就要食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以后要答应的人岂止这几位,以后要答应的事情又岂止这一件!

        唐拾一想到今后要做越来越多的事情,直感觉脑壳疼,他抬手揉着太阳穴,暗想道:

        本公子以后一定要多找点人,让他们去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事事都需要本公子亲为,那还不得累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要找的话,就要找那些身怀奇才却壮志难酬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不太好忽悠……不是,是不好建立相互信赖依赖的伙伴关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我在这永安城里人生地不熟的,去哪里找那么多壮志难酬的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罢了罢了,来日方长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之后问问苏仪吧,他壮志未酬那么多年,应该认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看那群壮汉服服帖帖的样子,巧琴应该还挺适合当一名厨子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培训酒楼厨师的任务也交给巧琴吧!

        嗯!就这么定了!

        唐拾喜滋滋地将新的问题抛之脑后,又喜滋滋地决定了巧琴今后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的是,在之后的几年里,随着连锁酒楼在大玄各地逐渐开办,他这个随心的决定让一位美厨娘成为了大玄厨坛改革的先行者,其门生遍布天下,上到宫里御厨,下到民间厨师,无一不受其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过百年,这位美厨娘成为了天下厨师们新的祖师爷,啊不,祖师奶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这是后话,此时,这位大玄厨师祖师奶正站在唐府门口,对她的第一批门生们郑重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为师并不介意自己的技艺外传,但一年内,千万不要将为师教你们的菜式传出去!为师还有大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苏仪来的时候专门去后厨嘱咐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七个厨子一听此话,你看我我看你,不知从哪里来的默契,皆跪在地上,对巧琴磕了三个头,齐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师父放心!我等发誓,若是谁传出去巧师傅教的菜式,定遭天打五雷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巧琴看见眼前七人发下如此毒誓,表面虽不动声色,心底却乐开了花,转过身想要像个得道高人一般抚须,却发现自己没有胡须,便冲身后七人摆摆手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为师信任你们,快些回去吧,莫要耽搁了夕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答应一声,便起身整整衣服,离开了唐府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巧琴负着手,站在原地,希望此时能有阵风吹来,吹起她鹅黄色的衣裙,更能增添一些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拾远远看着巧琴正傻愣愣的站在门口,微微一笑,驾着富贵儿缓缓走到巧琴身后。可巧琴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,丝毫没有察觉到唐拾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拾悄悄将右手停在巧琴的小脑袋上,大拇指压住中指,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儿~“

        “嗷!是谁!谁打巧师傅!”

        巧琴捂着头痛呼一声,转身恶狠狠地朝上一看,却发现袭击者是唐拾。

        巧师傅眼中的凶狠之色顿时跑的干干净净,反而充满了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您怎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拾从富贵儿背上一跃而下,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鬟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回来看看巧师傅授业传道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公子你都看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巧琴脸色一红,像是个孩子偷偷耍完帅,却被大人看到了一般,低下头,小手来回拧着衣角,一只脚抠着地面上的土,恨不得挖出道缝儿钻进去逃离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拾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玩兴大起,学着巧琴刚刚老气横秋的样子,朝后摆摆手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‘嗯,为师信任你们,快些回去吧,莫要耽……’噗!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巧琴见唐拾还没学完整就忍不住乐出来了,顿时一跺脚,羞愤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公子你不要学我啦,丢死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拾仿佛没听到巧琴的话,继续捧腹大笑,就连其身旁的富贵儿此时也十分人性化地眯着眼睛,大张着嘴,露出它那肉红色的牙龈和大黄牙,用嘶哑的嗥叫声笑话着巧琴。

        巧琴听见这一人一驼愈发肆无忌惮的笑声,只感觉脸越来越烫,最后干脆又一跺脚,羞愤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你不要笑了,正厅里还有一堆人在等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没事儿,让他们等着,我先笑完,你说是吧,富贵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嗥嗥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都等公子你一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不差这一会儿了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嗥嗥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公主也在等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嘎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嗥嗥嗥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拾像只鸭子在叫的时候突然被人掐住脖颈一般,笑声戛然而止,转而愕然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公主?她来咱们府上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巧琴耸耸香肩,歪着小脑袋,可爱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也不知道哎~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拾嘴角一抽,也不知道这丫头是真不知道还是在报复自己,无奈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本公子亲自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唐拾将牵着富贵儿的缰绳递到巧琴手上,快步进了府,巧琴低头看看手里的缰绳,又抬头看看富贵儿,而富贵儿也低下头,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互相看了好一会,只见富贵儿眼睛一眯,又咧开了那张草食动物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嗥嗥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再叫就不给你吃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富贵儿仿佛能听懂巧琴的威胁,很识趣儿地闭上了嘴巴,还垂下它那时常傲然的头颅,讨好似的轻轻蹭着巧琴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对于沙漠之舟来说,驮着一个人到处跑了一天根草未进都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谁能拒绝一顿饱饭呢?

        比起嘲笑眼前这个直立生物,显然还是吃饭更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巧琴见富贵儿服了软,单手掐腰,眉眼弯弯,得意一笑,牵着富贵儿进了唐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