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玄幻小说 - 纯阳武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五章 帝威,师父,我看到了!

第一百七十五章 帝威,师父,我看到了!

        (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求周一推荐票。)

        帝子殛无,陨落了!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尤其是诸圣,正因为已经身入圣境,才更加清楚,这位葬龙谷帝子的强盛,可以说,已经直追年轻至强者,但就是这样一尊少有的年轻强者,今日被强势击毙,陨落在这猎仙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假的?总觉得有些不像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轮回六转的圣者啊,更执掌禁忌法,就这样陨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葬龙谷当代大帝,传说共有两位子嗣,一位在成圣之后下落不明,这一位可以算是独子了,这是要……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心神震动,已经打算离开这猎仙城,虽然是难得的磨砺意志之地,但没有人能够承受一方无上传承的怒火,遑论葬龙谷当代大帝,更是号称最接近至高皇位的强者,威严震古烁今,放眼浩瀚星空,都难觅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央大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座经年被黑雾笼罩的深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,黑雾翻滚,竟可见星光点点,仿佛一颗颗大星在其中沉坠,细若微尘。

        星光朦胧间,似可照见一口黢黑的棺椁,能有山岭一般大小,横亘在不见天日的深谷中,沧桑古拙的气机流转,太古老了,岁月的气息浓得几乎化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口棺椁上,有一道身影盘坐着,但根本看不清,因为被笼罩在一片混沌气中,混沌气中有星光点点,交织盘旋,竟像是在演绎星河之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倏尔,混沌气中,像是有两盏神灯被点亮了,可怕的光束刺穿苍宇,击穿星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广袤的中央大荒都摇动起来,像是有天灾临世,无数人族心神颤栗,很多部落,传承子弟匍匐在地,突如其来的伟岸气息,源自魂魄的颤栗,很难想象,到底是大荒中那一尊无上存在复苏,这种气息太可怕,不少无上王者被惊动,目光冲斗牛,眺望大荒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无上存在露出惊容,很快收回目光,这一位居然复苏了,到底是什么惊动了他?

        “易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有宏大且冷漠的声音,响彻五荒大地,有星辰移位,天象混乱,闪电雷霆笼罩亿万里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葬龙谷大帝!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惊悚,这一位可不得了,成道于浩瀚星空第二纪元之末,经历过纪元之争,成帝近四万年,正处于鼎盛岁月,手中更曾沾染过帝血,换做一些这一纪元无皇的种族,足以成为镇压底蕴的存在,傲视一界星空,睥睨一族,无敌于世。

        易!

        经历过三年前那场震动浩瀚星空的惊变,这个字已经成了一种禁忌,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,该是北荒锁天一脉祖地,那位老祖宗的名号,那一位实在太过神秘了,也活得太久远了,诸皇在其面前,都难以彰显辈分,虽然在很多人看来,更像是流言不可尽信,怎么可能比皇者活得还要长,但不可否认,三年前,百族诸皇横击锁天一脉祖地,那一位曾经出过手,疑似有仙皇血洒落星空,虽然最后不了了之,但很多无上传承都收起了过往的轻视之心,这一脉虽然被诟病多年,但一直存世至今,显然不是寻常无上传承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,葬龙谷大帝复苏,威严震动星空八极,甚至传出中域祖地,连四域诸极星天都在颤栗,很多强者骇然,遥望中域祖地,那是整个人界的中心,诸多无上传承汇聚之地,而在这几年,屡屡有可怖气机复苏,难免令人不安,这浩瀚星空第三纪元才过去三万多年,为何隐隐有乱世之象?

        终究,那位葬龙谷大帝未曾走出葬龙谷,只是立在谷中遥望北荒,至于锁天一脉祖地,则风平浪静,没有半分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天之后,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中域祖地,至少诸多无上传承,都先一步洞悉了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葬龙谷帝子殛无,陨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猎仙城中,被锁天罪子,光明行者苏乞年强势镇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荒震动,很多无上传承都不太相信,但猎仙城中数以万计的人族见证,更有十余位圣者在场,怎么都不可能有假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帝子殛无太弱吗?显然不是,诸无上传承对于葬龙谷一脉十分关注,这位当代葬龙谷大帝仅剩的帝子,自然被四方重视,而其也的确不负帝子之名,不过刚过而立之年,就已临近大成圣境,执掌禁忌法,葬龙谷一脉葬龙体破而后立之后,更有跻身年轻至强者之列的态势,相信六年之后,其多半可以跻身那一领域,成为年轻一辈屹立在绝颠之上的那一小撮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怎么也没有想到,其会过早陨落,成道路上黯然落幕,实在没有半点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对于那位新晋的锁天传人,光明行者,诸无上传承也开始给予了最大的关注,三年前星空战台惊艳一战后,其沉寂数年,没想到刚出世的第一战,就以一位帝子的黯然落幕而告终,哪怕是再不看好的名宿,此时也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天辟地之后,生命层次跃迁,此子居然提升至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战圣体硬撼足以击毙大成圣者的葬龙体,甚至更凌驾其上,当真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了那破灭禁忌法,如此看来,此子一身战力,或可媲美绝顶圣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有名宿得出这样的论断,不禁心神震动,难以自抑,以未成圣之身,达至绝顶圣者之力,即便不是其中临近超脱的存在,也足够惊人,至少无尽岁月以来,能够在开天境达至如斯境地的,实在寥若晨星,年轻至强者中,都足以堪称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诸多名宿的论断一出,五荒大地哗然,这种战力,已经勉强追上当下人族立在绝颠之上的那一小撮人,或许还有一些差距,但绝对不会太大,最重要的是,这一位尚未轮回成圣,若是六年之后,其顺利凝结法则神链,步入圣境,恐怕诸年轻至强者有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难说,如雷家天女等,已有睥睨绝顶圣者之姿,还有六年,若有人可以得悟超脱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变数太多,诸多无上体质,近日传闻,又有一些历史中惊鸿一现的强绝体质出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疑似神魔体,在东荒出手,强势击毙了一位潜藏多年的影族绝顶圣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多强者交流,感叹连连,这一代年轻一辈,已经真正成长起来了,用了不过数十年,就达到了这种成就,尤其是一些圣境以上的存在,不禁生出一种错觉,仿佛史册上记载的黄金盛世,但通常,这都是在纪元之末才会诞生的一段时月,既是盛世,也是末代,一个纪元的终结,与另一个纪元的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对于五荒大地的沸腾,苏乞年并不关心,此刻的他,立在一座古朴的石屋前,看前方那一袭青袍白发。

        锁天一脉祖地,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,二师兄祁清与河老三都不在,五师兄与七师姐依然坐关,唯有四师兄冷风,在教授村中几个稚童打熬根基之法,稚嫩的呼喝声伴着蓬勃的朝气,在这村寨中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常有两道神电在半空中一闪而逝,那是黑羽以及赫然凝聚了四颗荒星的小家伙,四对金色神翅展开,流溢绚烂的光雨,神翅一震,就几乎追上了赫然堪比绝顶圣者,圣兽境临近绝颠的黑羽,这种天赋极速,令得黑羽直翻白眼,这特么是四星腾云驹该有的速度?见鬼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那一袭青袍白发转过身来,时至而今,到了苏乞年眼下的境界,本以为能够窥见一角虚实,但在重新见到自己这位师父时,他就知道,彼此之间依然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,即便他而今执掌三重禁忌法,也依然有着一段漫长而艰难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我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默数息,苏乞年深吸一口气,开口道,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,一面生有裂纹的古朴石镜,贯穿了虚空,在时空长河上,生生开辟出一条通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更忘不了,踏上时空之路时,回首见到的那一幕,那九只大手,仿佛可以隔断九天十地,自宇宙深处而来,所过之处,群星晦暗,星河破灭,他不清楚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可以知道,他能够回到魂生之地,这位师父到底面对了怎样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代为师看一眼……高楼尘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同样忘不了这一句,原来他们师徒二人,都有着同样的羁绊,这也令得他对于这一脉,在那一天,最后的一丝罅隙被抹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清楚这位被称作易的师父,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往,却可以从那一身宛如岁月凝固的气息中,感到一丝同样的眷恋,只是那份眷恋相比于他,更加深藏,被岁月磨蚀,成了记忆最深处的一片静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了,”一头白发微漾,青年如墨玉般的眸子平静,顿了顿,终究轻叹一声,“那就好。”(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求周一推荐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