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玄幻小说 - 纯阳武神在线阅读 - 第七十三章 人皇,苏!

第七十三章 人皇,苏!

        圣灵石林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默然,从大夏龙雀刀消失的那一刻起,他就有所预料,只是没想到这种传承会如此宏大与剧烈。

        气运归聚,不是人皇,无冕之皇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番归去,若有可能,当定鼎天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耳边,似乎又响起大师兄的声音,若说定鼎天下,最为明显的变化,就是这方天地气运之变,他归聚大势于一身,神庭之内休命刀轻鸣,刀身上诸多古朴的符文若隐若现,诵经声袅袅,一身先天纯阳战血温热,乃至冥冥之中的三分之一时光之心所在,也开始滋生出丝丝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先天纯阳之境在圆满,只是对于人皇传承,苏乞年依然存在一些未解之处,但目前看来,自身的这种源自先天纯阳之境的精进,从而引动的生命本质的蜕变,并无什么坏处,只是令他的根基与底蕴变得前所未有的浑厚,而最显著的不是在战力的跃升,而是寿数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寻常星空圣人,当有万年寿数,他以战圣之身超脱于上,就算有所不及,也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若是他晋升圣境,摒弃战体打破圣境界限这种种可能,就算是单纯的生命进化,以目前尚未圆满的先天纯阳之境,寿数也势必打破圣境极限,凌驾于万年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生命本质的差异,普通的铁矿,可以淬炼成铁精,而普通的神金,则可淬炼成王铁,苏乞年有一些体悟,为何达到开天境的强者,可以令自身血脉传承一世,而圣境人物可传承三世,这种血脉所赋予后人的强大体质与悟性,亦可看成一种生命本质的蜕变,只是这种蜕变十分艰难,更难以持续不熄。

        生命,这是每个时代,每个纪元都难以绕开的话题,生命的进化与本质,恐怕就算是神祗也难以说清,因为至今也无人能够解释,远古诸神的消失,永生破灭,不朽坠落,自上古蛮荒起,到近古一百零八纪元,再到而今浩瀚星空第三纪元,就算是皇者,若无延寿法,也很难活过十万八千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不清楚,等到先天纯阳之境彻底圆满的那一天,属于他的生命本质会蜕变至何种境地,但想来足以令星空诸圣黯淡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抬头看九天之上,苏乞年目光流转,露出几分若有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汉赤霄历五千四百四十四年,二月初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人皇携人皇经自圣灵石林中出,归聚大势,八方朝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从这一天起,大汉、不周、景唐、大元、南诏,除了日常民生运转之外,几乎在同时停止了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仅是朝堂之上,诸武林宗派、世家,就算是寻常百姓,也隐约察觉到了一些异样,尤其是湖北道十堰州,由官府驻兵,并未解释缘由,寻常人已不得擅入武当境内。

        青羊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夜放下手中新做的酒葫芦,砸吧几下嘴,道:“这怎么就出去一趟,就成了人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倚在峰顶的青石上,清羽翻一个白眼,并不理会他,这胖子现在成了一峰之主了,还是时而肆意形骸,一点没有元神真人的仪态,如非是元神境有天劫之危,清羽可以想象,这货怕是要泡在他狡兔三窟的酒窖里,就这么醉生梦死一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月初五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官府驻兵隔离的武当山,走进了五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宁通道人等诸峰峰主,及三疯道人之外,普通弟子、执事、护法,乃至长老,都毫不知情,只是有人感到这一天山中气息沉凝,呼吸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夜,武当群山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月高悬,山野间清冷的湿气弥漫,两道修长的身影并肩行走在溪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曾言,如非家国所需,母妃早去,他并不看重镇妖王之名,只希望现在这种宁静,可以一直持续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,我们足够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看眼前倒映月影的清亮溪水,修行路上总有疲惫,有时候追寻的,并非是纯粹的力量与生命进化,孤家寡人者,七情六欲极易淹没于孤寂,而牵绊众多者,往往承载着更多的东西,需要他们不断坚固他们的双肩与臂膀,可以支撑起一屋或一城,天地或脊梁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二月初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辰时起,一则消息如天河倾泻,一下席卷了整个人族五国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消息,实则是一道由五国皇室共同颁布的圣旨诏令,而其中的内容,更是同时加盖了五国玉玺大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共尊人皇,即日起五国无皇,自降为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国分治,但六部互通,天下共治,废除边界,交易有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皇,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上至门阀大宗,下至赌场酒楼,市井摊头,无数人交谈,圣旨诏令的内容只是概述,诸多政令会从即日起一一颁布,直至五国交融,无分彼此,而对于普通百姓而言,平日休养生息并无多大的改变,只是相比于此前,更多出了许多门路,其中很多变化,并不是一年两年能够感受得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于边界州县而言,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,少去了许多桎梏,尤其是一些两国接壤的村镇,早已血脉相融,往日里因为国界之别,重重顾忌,现在就浑身轻松,很多老人脸上的褶皱层层叠叠,全都舒展开来,露出凋零无几的黄牙,老一辈的人看得开,日子过得好不好,就看有没有盼头,现在盼头有了,好日子还会远吗?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普通平民,诸武林宗派、世家,就震荡不息,人皇两个字,对于整个人族的意义,是难以言喻的,那是五千四百多年前,那段黑暗岁月中,艰难照亮人族前路的灯火,也是曾经主宰了整个玄黄大地近五千载的雄主。

        世所公认,大夏之后再无人皇,而今传承再现,人皇归位,是否预示着,平定了数千年的妖祸之后,在这片玄黄浩土之上,人族真正迎来了断绝了数千年盛世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质疑,没有人不忿,没有人异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皇,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