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玄幻小说 - 纯阳武神在线阅读 - 第两百零八章 谁敢定罪!(一更)

第两百零八章 谁敢定罪!(一更)

        (求月票推荐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    咳!

        来自战皇殿祖地的中年准王大口咳血,披头散发,在一片废墟乱石中踉跄起身,半边脸都肿胀起来,他快要气炸了肺,曾几何时被人如此羞辱过,他是准王,威震星空,凌驾于圣人之上的强者,足以令各族礼遇,不敢有半点怠慢。

        吼!

        他发出一道震动星空的咆哮,整个人都绽放出刺目的雷光,他双手划动,演化印法,一股可怖的气机在升腾,一些五荒强者分明感到,自身失去了对于天地间雷道,乃至火行之道的感应与把握,两道本源中,如诞生了一尊神祗,成为唯一掌道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上王策!”

        木剑道人凝声道,这种道感,分明就是无上王策才能够拥有的霸道,没想到这位战皇殿祖地而来的准王,居然已经初步参悟了无上武道,这种杀伐大术,远远凌驾于轮回将书之上,破灭星河也只是等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符诏,在虚空中成形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浆为纸,赤焰成文,赫然烙印着劫雷两个古篆字,很多五荒强者露出震动之色,有人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劫符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雷劫洞天劫雷道尊开辟的无上王策,衍化到极致,甚至可以引动天劫,破灭星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些无上传承的高手露出异色,由此可以推断,那紫绶刑天印背后,一定有着劫雷道尊的一道法旨。

        劫雷道尊,以雷火两种本源成道,意志铭刻星空,在无上王者中,都极负盛名,他开创的雷劫符诏,就是群王,也颇为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即刻,战皇殿祖地而来的中年准王死死地盯住了中年汉子,浑身筋肉绷紧,瞳孔泛着猩红之色,哪怕身为准王,想要运转无上王策,对于精气神,也是一种莫大的负担,尤其是精神意志,未曾彻底铭刻星空,驾驭本源所受到的震荡,极可能令战魂遭创,伤及根源,留下道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浑身迸发出刺目的光,双手横推向前,额头青筋凸起,宛如在推动一座太古神山,令得那道雷劫符诏漂浮向前,朝着中年汉子落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方圆万里,天穹一下变得昏暗了,黑云蔽天,有雷音震世,可见银电如龙,在劫云中穿梭、游弋,宛如拥有生命一般,一股似可毁灭星空大地的恐怖威压笼罩八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五荒强者变色,身形摇曳,而后开始疯狂后退,这种威压太恐怖,笼罩万里荒莽大地,即便九成九以上的威严,都落到了锁天一脉的中年汉子身上,剩下的,也依然不是他们所能承受得住的,那是一位准王在演化无上王策,这种足以破灭星河的力量,说是毁天灭地,绝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凝住目光,看身前的中年汉子,这位锁天一脉祖地走出的强者,只是伸出一只手,凌空虚握,那道雷劫符诏,就凭空出现在其掌心,随着其掌心闭合,噗地一声,碎成了一团青烟,溅起几滴光雨,而后云开见日,天地澄澈。

        咳!咳!

        战皇殿祖地而来的中年准王大口咳血,浑身剧震,竟有些摇摇欲坠,这一刻,在其猩红充血的瞳孔深处,第一次生出几分惊惧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就是不远处,那位葬龙谷准王,雄健身姿也绷紧,黑金战衣紧贴在身上,黢黑如夜的眸子露出前所未有的忌惮之色,雷劫符诏,就是他也要动用十二分之力,才能够勉力接下,想要不受伤几乎不可能,却被对方以这样一种方式化解,或者说是镇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群腐朽的传承,你们已经忘了骨子里流淌的战血,忘记了你们所在的这个种族,曾经所经历的一切苦难,也忘记了上古蛮荒之末,多少人族先贤流血埋骨,才换来了属于人族的百界岁月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再次开口,他目光一一扫过四方,一些无上传承而来的高手,只感到心神一滞,这目光没有刻意的威严气势,却令他们不敢直视,仿佛可以直接刺入他们的心灵深处,刨出那最根源的污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忘了,长生路上的诱惑太大,但就算是号称永生的神祗,也在远古洪荒走向了黄昏,今日你们在这里为难一个年轻人,为了冠冕堂皇的宁定与所谓罪孽,我锁天一脉立世,虽有遗憾,却问心无愧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中年汉子目光一下变得凌厉,宛如一尊天人临世,俯瞰八荒,一字一顿道:“谁敢定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最后一个字落后,其足下猛地发力,砰地一声,无数神金碎片迸溅,那代表着战皇殿祖地,诸多紫绶刑天威仪的大印,被一脚生生踏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自战皇殿祖地的中年准王再次吐出一道逆血,惊怒交加,这锁天一脉祖地走出来的,简直就是一个疯子,他怎么敢,怎么敢毁了代表了诸紫绶刑天威严的紫绶刑天大印,诸王的怒火,一定会给他带来最深重的灾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定认为,我是一个疯子,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又笑了,看向前方的包括两位准王在内的所有人,这位气质粗犷的汉子,此时更有几分狂放,伸出一只手,指向苏乞年,冷冷道:“既然觊觎一个后辈身上的天龙血,又不想落下骂名,为人诟病,这世上所有的好事,都要落到一群食腐者的身上吗?我要说,老祖宗曾经说过一句话,在他遥远的家乡,曾经有形容出卖肉身色相的艺伎,叫做‘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’,这句话,就送给这块紫绶刑天印背后的几位,不服,就送来生死契约,战皇台上走一遭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    嘶!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中年汉子话音落下,很多五荒强者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很快又生生忍住,虽然不太明白什么叫做“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”,但出身肉身色相却是听得懂的,这一位怎么敢用来形容几位紫绶刑天,那可是真正的无上强者,威震诸天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战皇台上走一遭,不死不休,这是要挑战诸王吗?未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唯有少数一些圣境强者,如木剑道人等几位圣人,露出沉思之色,他们已经有足够的把握,眼前这位走出锁天一脉祖地的,极可能是一位至强的准王,甚至可能已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葬龙谷退出,等待战皇殿定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葬龙谷准王开口,死亡黑雾翻滚,就要遮蔽形神,隐入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东西,谁允许你退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冷喝一声,一只手抬起,当空一震,死亡黑雾崩碎,一袭黑金战衣踉跄倒退,被震出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自葬龙谷的准王强者脸色铁青,盯住了中年汉子,沉声道:“阁下不怕引动帝怒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五荒强者不禁瞳孔猛烈收缩,任何事物,涉及一个帝字,都足以惊天动地,葬龙谷当世大帝,更是被誉为当今浩瀚星空第三纪元,诸天最强大帝之一,其开辟的葬龙体,在其身上,堪比先天无上体质,威震诸天,足以令百族惊悸,诸皇之下,难逢抗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淡淡道,语气出奇地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当做是威胁,”这一刻,这位葬龙谷而来的准王黢黑如夜的眸子浮现几分森寒之色,道,“你锁天一脉还能支撑多久,十年,还是一百年,我族大帝正在鼎盛岁月,莫要因为一念之差,百年不过弹指,清算终有时。”(求月票推荐票,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本来想发大章的,还是一章一章来吧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