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玄幻小说 - 纯阳武神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五章 开天之后,向传说请益!

第三十五章 开天之后,向传说请益!

        (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

        先师道祖之墓!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观石碑上的刻印,这显然是那头青牛留下的,而此地只有一块石碑,苏乞年精神意志观照之下,并未发现尸骨,甚至连衣冠冢也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青牛现在又在何处?当初又到底发生了什么?除了道祖之外,佛祖和儒圣又到底在哪里?苏乞年觉得眼见未必为实,其中存疑太多,没有真正见到尸骨,他很难相信,道祖这样惊艳的人物,会这么容易陨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苏乞年没有动石碑前的青牛遗蜕,他环顾四方,不像是在之前的紫气东来府中,等到他转身,再回过头来,哪里还有什么石碑和遗蜕,只剩下一地乱石,一片荒芜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瞳孔收缩,苏乞年忍不住深吸一口气,以他而今破入轮回境高等的意志修为,居然都没能察觉到半点异样,果然有古怪,这也进一步印证了他的猜测,道祖……多半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月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锁天一脉祖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看眼前宁静的寨子,一路上的风尘和血腥气,也在不知不觉中散去,心绪被抚平,他轻轻吐出一口气,虽然在此所待的时月并不长,但却已经生出了些许亲近,乃至归属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叔叔!”

        寨子里一个稚嫩的身影翻着跟头,几个跳跃,就来到了近前,正是河老三的独子,比猴子还要顽皮,此时来到苏乞年面前,雀跃道:“小叔叔回来了,教我练刀好不好,祖爷爷说谁都能成皇,我一定会成为当世刀皇,那该有多威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哭笑不得,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,修行路上哪里有想象中的那么威风,更多的是血与骨,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又有一道金色神电呼啸而至,带着飓风与炽烈的血气,宛如一座活火山倾塌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神色不变,看那金色神电在身前三尺之地戛然而止,显现出修长而神骏的身影,黄金鬃毛,金焰缭绕的蹄子,尤其是一双眸子,简直像是黄金琉璃雕琢而成,纯净而神圣,似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雍容与高贵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星御风驹!

        眼中终于浮现一抹异色,苏乞年看小家伙眉心处转动的三颗古老的荒星,没想到短短的时日不见,小家伙居然进化这么快,已经凝聚出来了三颗荒星,且气息稳固,没有半点虚浮,不见丝毫拔苗助长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乞年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忽然张口,吐出三个字,稚嫩而清脆,像是一个小姑娘,并非是以精神意志发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微微错愕,他所见的荒兽不多,但通常而言,能够开口的,至少也是凝聚了五颗荒星,堪比大能的强大的荒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接下来,苏乞年就无言了,因为小家伙紧接着一句话,就曝露了真实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好朋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它一脸无辜,眨巴大眼睛,看上去童真无邪,如非是苏乞年早已知晓其秉性,多半要被其蒙骗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天光阴小世界雏形里,已经长到一丈来高的雷劫木通体银灿灿,唯一的一根三尺来长的枝条呈银紫色,似乎也感应到了小家伙的到来,不断舞动,像是在张牙舞爪,有恼怒的情绪透过愈发清晰的灵性传递到苏乞年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……放我出去……抽……抽不死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断断续续的声音,同样稚嫩,像是一个男童,苏乞年顿时一阵头大,这要是放出来,两个小家伙怕是要立即掐架,于是,他一边以意志安抚,一边彻底封镇先天光阴小世界雏形,遮蔽雷劫木的感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苏师弟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道黑芒落下,却是黑羽到了,它张开一对黝黑乌亮的翅膀,虽然看上去像是一只大公鸡,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神骏,通体流溢神圣气息,在而今的苏乞年看来,能够被他那位神秘的师父看中,收为记名弟子,绝非是想象中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河老三到了,拎着皮猴子的后颈,黑着一张脸,这兔崽子让他站桩锤炼体魄,他转个身倒酒的功夫人就没了,一点也不让人省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进寨子,与河老三并肩而行,对皮猴子可怜兮兮的目光视而不见,这小东西苏乞年也看出来,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儿,整个寨子里,没有谁看到他不头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师弟看来此行收获不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河老三笑道,这位三师兄境界深湛,一眼看出来,苏乞年不仅修为精进,精气神也有了长足的跃迁,用不了多久,就能真正开天辟地,踏入修行的第五个大境界,实现又一次生命进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半盏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寨子深处,苏乞年看前方古旧的石屋前,一名白发晶莹,古意盎然的青年长身而立,不知为何,苏乞年总觉得,他这位神秘的师父的存在,显得过于缥缈,仿佛不存在于光阴岁月之中,随着他对于时间禁忌的领悟愈发深入,这种感觉就显得尤其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欲言又止,这些时日,他也了解到,五荒大地有一些传闻,说他这位神秘而强大的师父,寿元无多,而他还清楚地记得,当日初至锁天祖地,龙血荒家大帝降临,曾经说过的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天之后,成圣之前,送你归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一怔,此前说五年之后,可以回去,所以给他五年时间,五年之内,立地成圣,现在为何又说成圣之前,送他归去?

        看前方那如扎根在光阴流水中的背影,苏乞年有些困惑,难道归去之地不是一处?非是去往玄黄大地,又是去往哪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显然,对于苏乞年的困惑,他这位横跨了近古之末与浩瀚星空,渡过了不止一个纪元的神秘师父,并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吸一口气,苏乞年开口,向其请益,虽说是请益,但苏乞年也未尝没有一种试探的意思,他想要看一眼,自己和这样的,力量堪称伟岸的存在,到底有着怎样的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青袍微漾,白发披肩,青年没有被岁月留下烙印的脸上,一双平静而黝黑的眸子古井不波,平静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祖宗要出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祖爷爷要授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盏茶后,随着皮猴子的雀跃跳脱,整个锁天一脉祖地都被惊动了,除了坐关的五弟子和七弟子,以及行走在外的大弟子和六弟子之外,包括二弟子战王祁清,三弟子河老三,四弟子冷风都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古旧石屋前人影憧憧,寨子里百来人,就连缝制兽袍,腌制兽肉的妇人,乃至酿造血泉,拄杖而行的老人都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河老三看一眼战王祁清,一脸见了鬼的表情,你难道没有告诫他吗?

        祁清挑眉,似乎真的忘记了,此时,这位战王嘴角微微抽搐,显然是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,这是他们几个师兄弟,都共有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弟子冷风,一身青色兽袍,背着黝黑断枪,背脊挺拔,身形修长,神情冷峻,此刻一双眸子一动不动,落在苏乞年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辟地境!

        古旧石屋前,苏乞年目光一凝,前方那道如矗立在光阴岁月中的身影,身上渐渐散溢出点点真实的修为气息,差不多在辟地境第一步,相比于苏乞年辟地境第五步的修为,要弱了不止一筹,甚至在那具躯体中,同样有血气溢出,圣息弥漫,苏乞年瞳孔微缩,这种熟悉的气韵,正是与他一般无二的战圣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战圣体,辟地境第一步的修为!

        苏乞年一身精气神高度凝聚,明白他这位神秘的师父在掌控一身精气神,到达与他相差无几,乃至更弱一筹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时至而今,苏乞年自衬,在半步祖禁的道路上,已经走出不短的距离,加上两大禁忌法,容纳了天龙血的人族血脉,武意通明以及战圣体,放眼年轻一辈诸多至强者,若是身处同境,当不惧一切敌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渐渐变得灼热,在祁清,河老三,冷风三人的眼中,苏乞年一身雄浑滂沱的战圣血逐渐沸腾,古旧石屋前,如点燃了一口炽热的神炉,熊熊圣火,热浪滚滚,足以令寻常初入圣境的圣者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石屋前的空气如古井不波,甚至都未曾有半点扭曲的迹象,而在如皮猴子等老幼眼中,就只是感到些许热风,那种蒸腾的圣威及灼热气血,并未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苏乞年身上开始浮盈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微光如雨,很快变得明亮,又好像晶莹的花瓣,苏乞年沐浴在柔和的光辉中,黑发晶亮,目光隐现锋芒,一身战血未曾沸腾,甚至显得有些平静,但唯有苏乞年自己知道,在那平静的战血下,是数之不尽的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庭世界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战魂起身,头顶日月轮转,肩头远古天龙盘踞,四条石质锁链缠绕在四肢之上,背后休命刀沉寂,宛如一口黑洞,纳尽一切光和热。(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