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都市小说 - 我是勤行第一人在线阅读 - 571 妙手解鱼

571 妙手解鱼

    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    血光迸现,这条大青鱼被周栋一枪刺·穿菊花,在空中打了个挺便无力的跌入水中,没多久就浮在了水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船上几个经验丰富的老渔人早有准备,立即抛出鱼网将这条大青鱼网住,七手八脚将其拉上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甲板上众人才看得清楚,这条大青鱼足足有两米五六长短,看样子足有一百二三十斤出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胡神厨和蔡品隆这样见多识广的勤行老人,都不禁看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是如今这岁月,就是倒回去五十年也很难找到这么大的青鱼了,真是顶级的食材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鱼王!

        这条青鱼一身都是宝,不过我与蔡前辈今天只取鱼肝,剩下的食材回头做成全鱼宴,请大家品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栋微微一笑,示意周爱国取了‘小周师傅的菜刀’来,擎在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周,真不要我帮忙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条鱼可有点大,真是带劲!”

        怀良人看的一阵手痒,这么大条的青鱼实在太难得了,他都想动手处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栋却是摇了摇头,拿起‘小周师傅的菜刀’走向大青鱼。上下打量了这条还在不停抖动的青鱼一眼,‘啪’的一刀拍在了鱼脑袋上,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竖起菜刀沿着鱼背轻轻一划,就将鱼头斩出一个裂缝,一股奶·白稠粘的液体顿时流了出来,被周爱国用个大碗接住,瞬间就接了大半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的鱼脑,而且还是淡水鱼脑,真是食材中的精品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人中,就连何老师这样的外行都看得口水直流,

        淡水鱼一般体积较小,最难得的就是鱼脑了,砂锅鱼头为什么可以成为美味?还不是因为鱼头中有鱼脑存在,经过长时间的熬煮,脑汁会融入鱼汤,让整锅汤生出一股奇香来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淡水鱼脑极嫩,熟透的脑花更是入口即化,香味直入舌根,比骨髓尤胜三分,只可惜这东西太少,很难吃的过瘾。

        像这种成碗的鱼脑,简直就是天下吃货的终极梦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栋先是用‘震’字诀将鱼脑拍散,才会产生这种鱼脑如水流的假像,就这一手,如果是没有掌握传说级刀功的厨师,根本无法做到,只能老老实实将鱼脑留在鱼头中,做一道砂锅鱼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勉强将鱼脑放出来,也会造成非常大的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放入水中镇着,日后有大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栋将这碗鱼脑交给周爱国,周爱国立即放进早就准备好的冰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镇鱼脑也是有讲究的,要求桶中有水、水内有冰,隔碗镇住鱼脑后,可比放在冷藏柜要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取出鱼脑后,周栋就迅速剖解起这条鱼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手起刀落,将一把菜刀耍得犹如雪片般翻飞,一块块鱼肉相继被从鱼骨上剥离了下来,整个过程也就是十来分钟,提前洗净的甲板上出现了一大堆雪白的鱼肉,而这条大青鱼则完全变成了一付骨架,鱼肝、鱼肺、鱼肠都被分离开来,上面不沾半点血迹和肉屑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让人惊奇的还是那架鱼骨,上面竟然没有半点鱼肉粘连,犹如儿臂粗的主骨和手指粗细的鱼刺,竟也没有一根被折断或者挪动了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别说是何老师龙大神这些外行,就连几位神厨都是连连点头,蔡品隆看了周栋一眼,目光中的阴鹫之色更浓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手段?古有庖丁解牛,可那牛毕竟骨头粗大,容易下刀,这可是鱼啊!再大的鱼王,那鱼刺也无法跟牛骨头相比,周栋这一手刀工,简直已经凌驾于传说中的庖丁之上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常年把持鱼馆、湖鲜饭店的顶级大厨,哪怕是他们这些神厨也不敢说在处理鱼方面能够超过周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,周栋的传说级刀功本就凌驾于神厨之上,此刻算是完全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十年前,老夫被尊为华夏神厨,本以为已经登临巅峰,再也无法前进一步,今日方知,原来神厨之后,另有境界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神厨目光炯炯地望着周栋,微笑点首道:“

        小栋,要是胡爷爷没有看错,你在分割这条鱼王时,竟然避过了所有的毛细血管?

        否则就不可能没有鱼血渗出,也无法得到这一堆如冰似雪、仿佛美玉般的鱼肉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手刀功,可称为厨神级的刀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不语也是抚掌大赞:“我也正想说呢,周师这一手刀功就算神厨也难做到,只论刀功的话,早已经远远超越了庖丁解牛!

        哈哈,昔日有庖丁解牛,今日有周师解鱼,日后定会传为佳话!

        老蔡,你还要厚着脸皮比下去吗?不是我说,光是这手刀功你就已经输了!

        我要是你,现在就拜在周师门下,从此苦练刀功,也免得日后丢人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分出两个机位,用高清模式近距离拍摄周神厨解出的鱼肉!另外,两位神厨的评语不能少,就用原声!”

        何老师压低了声音一连串吩咐下去,他虽然不懂厨艺,却有着一名综艺人天生的灵敏嗅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高清摄像模式下,周栋分解出的鱼肉就如一座晶莹剔透的冰山,组成这座‘冰山’的每一片鱼肉都仿佛是最圣洁的雪莲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何老师有理由相信,这个镜头绝不亚于舌尖上的华夏所拍摄出的那些高清美食镜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品隆却是闷哼一声,看了眼石不语道:“今日比得是青鱼秃肺,可不是比鱼生料理,鱼肉分解的好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倒是你姓石的,好歹也是华夏神厨,与我齐名,居然甘心拜一个后生晚辈为师,也不怕丢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呸,我有什么好丢人的?

        闻道虽有先后,却以达者为先,我老石头输了就敢认,不像某些人脸皮比城墙都厚,各种见不得光的脏招都用了出来,这才是真正的丢人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各位也不必争执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石头,其实蔡前辈所言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栋笑道:“如果是比鱼生料理,自然是以刀功为上,可今天比得却不是刀功,而是炉头上的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蔡前辈,船上已经备好了各类厨具,比赛可以随时开始,您是否应该请出‘天机勺’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