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修真小说 - 剑起风云在线阅读 -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布局?还是真死?

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布局?还是真死?

        诸葛昊空寻死,墨依白怎么会答应呢?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眼前的情况,墨依白的心都微微慌乱了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柳长生没有回答墨依白,他要做的便是帮助诸葛昊空走完这最后一段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未来如何,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长生不忍看到诸葛昊空现在的模样,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昊空的身体干瘪了下去,血肉尽失,只剩下一副干枯的骨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昊空张大了嘴巴,全身依旧被黑色道纹缠绕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诸葛昊空不死,那么这些因果痕迹便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等到诸葛昊空真正的烟消云散了,这些因果才会慢慢的淡化,最后湮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诸葛昊空的身体内发出了一阵阵的爆裂声,他的五脏六腑全都化为了黑色的浓浆,生机开始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依白一开始还想冲进竹林,而后她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这是诸葛昊空的选择,墨依白只能够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依白只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她救了天下人,却救不了自己的徒弟,当真是可笑啊!这一次,墨依白无法保持平静,双眼无神的站在原地,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昊空现在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,其中的痛苦,只有他一个人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千言万语,都不能形容他正在经历的痛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柳长生双手紧紧一握,驱散了诸葛昊空最后的这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噗通!诸葛昊空的干枯身体跌落到了地上,一缕缕黑色道纹不断的侵蚀着他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诸葛昊空连一具全尸都没有留下,就此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忽有惊雷,划破天际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各地都荡漾起了悲凉的气息,让人心情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宫翰,恭送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州帝殿,南宫大帝已经猜到了此事缘由,现身于云端,朝着帝路的方向沉沉一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寒青,恭送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死亡深渊的苏寒青斟酌了半晌,决定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诸葛昊空此人,苏寒青是由衷的表示尊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送诸葛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世间的顶尖势力的古老人物,纷纷俯身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世人的耳边一直环绕着“诸葛先生”这个称呼,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浮生墓的诸葛先生,坐化了!一件件帝器哀鸣相送,一尊尊古老的盖世人物显化真身,行礼而拜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时代都会诞生出一尊大帝,但是历经无尽的岁月才会走出一尊诸葛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世星空的尽头,浮生墓众人全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刚才,他们知道了诸葛昊空的结果,悲痛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昊空与人斗、与天斗,身上沾染的因果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亡,是诸葛昊空唯一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,有人能够将诸葛昊空身上的因果痕迹全都抹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当今天下没有人可以办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依白不行,北宫昕同样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昊空横跨了无尽的岁月而布局,大道不会让他安然无恙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漫漫仙路,此生能够与先生举杯论道,幸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大帝悲叹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昊空的才情,惊艳了天下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帝见他,都得称呼其为“先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世北州,顾恒生站在一望无际的荒凉平原之上,他望着远方,多么想冲到三师兄诸葛昊空的面前,阻止这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顾恒生去了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成仙,谈何抹除诸葛昊空身上的万古因果?

        “双道合一,可否成仙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恒生想起了自己当年的狂妄模样,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顾恒生走出了自己的道,将红尘道和剑道融合为一,野心勃勃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,顾恒生历经了诸多的磨难,才明白了仙究竟意味着什么,仙究竟有多么的遥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恒生颤音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三师兄诸葛昊空这样的人物,都敌不过大道因果,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恒生不知道自己的坚持,是否可以寻觅到属于自己的本源道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都是三师兄诸葛昊空默默的为顾恒生护道,这才让顾恒生走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三师兄受因果大劫而坐化,顾恒生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往大世东州,真的可以得到一个答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恒生的眼眶中泛起了水雾,眼前不断的出现着三师兄诸葛昊空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天,诸葛昊空将自己的红色长衫留在了浮生墓,对着顾恒生说道:“小师弟,以后要是师兄不在了,便给师兄做一个衣冠冢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这一切都成真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找到那一丝契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恒生紧紧的捂住了胸口,强忍着内心的悲痛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帝路玉柳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柳长生打开了结界,全身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依白如同行尸走肉一样走了进来,看到了柳长生以及地面上的几缕衣服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诸葛昊空,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依白看着柳长生,声音沙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他的请求,我……我无法拒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长生不敢与墨依白对视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怕舍弃这条命,我也要为他寻到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出手了,断绝了我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依白没有责怪柳长生,只是责怪自己没有拯救诸葛昊空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累了,想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长生仿佛又苍老了很多,转身走进了竹屋,没有多看墨依白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柳长生突然会变成这么颓废的样子呢?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诸葛昊空不是说想要为自己寻觅到一线生机,才让柳长生出手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诸葛昊空生机断绝的前一刻,说了一句话,差点动摇了柳长生的道心:“多谢,我总算是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让柳长生产生了很多的遐想,认为诸葛昊空一开始说的那些话都是托词,为的只是让自己出手杀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柳长生亲手杀了诸葛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让我出手,才说出了布局的谎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长生在心中自问着,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古因果,只有真正的死亡才能够摆脱。

        假死布局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葛昊空,你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长生在心中长叹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