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都市小说 -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三十三章 压床

第四百三十三章 压床

        这天晚上,苗雪萍睡不睡得着林朔不知道,反正林朔自己肯定是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江南这边的风俗,婚房的床,头天晚上是新郎和新娘的兄弟两个人睡,这叫压床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,还得要求是没结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林朔这天晚上,是跟两个大男人躺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左边是苗成云,anne没有亲兄弟,师兄弟就代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右边是曹冕,狄兰也没有兄弟,干兄弟代替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就是特制的大床,三个人睡倒是不挤,林朔睡不着觉,主要是心事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在苗雪萍的婚礼上,林朔可以确信,父亲林乐山和母亲云悦心,都来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来,他是感觉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母亲来,他是意识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几秒钟的时间,万籁俱静,在场所有人都被定住了身形,甚至除了自己和云秀儿,还被锁住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几秒钟,对他们而言其实就是被悄无声息地抹去了,根本意识不到反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在场的可不是一般人,要么是猎门九大家的家主,要么门里其他行业的至尊级人物,论修为都是华夏门里顶尖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做到这一点,除了自己的亲娘,林朔想不到第二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娘肯定来过,这至少算两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件好事,娘还在,而且她的情况不算非常糟糕,所以能来这么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件好事,老爷子的英灵,应该是娘亲自护着,所以才没进入追爷,两人算是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一般人站在林朔目前的角度,可能也就想到这两点了,可林朔不是一般人,他也知道有关娘亲这件事情的困难程度,所以他必须要想得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娘是可以这种方式来的,那为什么之前自己察觉不到,只能通过偶尔几次托梦,才能隐约感觉到娘亲的存在?

        非要到脑中的神念屏障被人破去之后,自己修行了云家传承,才能意识到娘亲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不是有可能,娘其实有好几次就这么来过,只是自己要么是没悟灵,要么是悟灵了神念被封锁,所以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情况,那么娘,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来?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常理,这种方式,显然是不正常的,也应该不是娘自愿的,而是被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,她不得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种造访的方式,达成的客观效果也很明显,那就是除了掌握云家传承的人,其他人都察觉不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以推出,在她目前处理的事情上,她不信任除了掌握云家传承以外的任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种不信任,可以有两种理解,可能是能力上的不信任,也可能是敌我立场上的不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今晚造访,那至少说明,姨娘苗雪萍,她是信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她把这种信任,表达给了林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极有可能,就是她今晚造访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目前为止林朔能想到的,再往下想,他就感觉自己目前掌握的信息还不够,没什么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事儿,显然跟身边的两个大小舅子说不着,所以林朔一直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朔不吭声,左边苗成云发话了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林朔,你也是运气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看看,无论我还是曹冕,都是马上要结婚的人了,这最后一班车,居然让你赶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你上哪儿找未婚的娘家弟弟,给你压床啊?

        我俩这回功劳太大了,我觉得林朔你不能白睡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苗成云你说什么呢?”左边的曹冕一下子就坐起来了,“什么叫他睡我们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苗成云也回过味儿来了,坐起来用右手轻轻打了自己一个耳光:“嘿,这破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朔被这俩活宝逗乐了,干脆也不躺着了,爬下床摸出了香烟,哥仨一人来一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敢坐在屋里的椅子抽,怕烟味儿第二天散不去,三人凑到窗户边上,窗户打开,脸冲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苗成云这会儿还是独臂,左肩的断肢伤口因为体质的缘故,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苗光启给他准备的新家伙,据说还在培育,老丈人也正是以为忙着这事儿,要到明天才能赶到婚礼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跟苗光启一样,曹余生那边也忙着类似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套龙骨甲,至今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,曹余生已经放弃自己独立给龙骨甲升级了,正在拉团队做这个项目,最近也是忙得焦头烂额,人要到明天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冕本来也是明天到,结果狄兰发现anne有苗成云替她压床,自己却没有,急了,一个电话就把曹冕从欧洲拎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冕刚下飞机,急匆匆地躺上了林朔的婚床,身体时差也不对,这会儿脑子还是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颗烟抽到一半,曹家大公子总算是还魂了,摇了摇头叹了口气:“林朔,明天你替我劝劝我爹,别继续捣鼓龙骨甲了,说实话,我真的用不着那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用不着,不过这事儿不用劝。”林朔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曹冕不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曹你还不明白吗?”苗成云接茬道,“目前曹叔在做这个事情,把龙骨甲改造出来给你穿,这只是结果。而这件事儿的过程,其实更加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是不明白。”曹冕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看你是学金融学傻了。”苗成云说道,“这个叫技术复原,关键不在于龙骨甲的改造,而是核心技术团队的建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原本没这么复杂,团队曹叔手里本来就有,主要是怨我家老爷子,之前玩得云山雾罩的,把曹叔给吓着了,把原有的团队解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群人,现在都是技术大牛,再要召集他们,那是不太可能了,价钱出不起,而且也没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科学技术,总是在不断推陈出新的,在框架没错的情况下,用新人顶上去,观念新脑子活,效果未必会差,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培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你这套龙骨甲,就被用在培养这个团队上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也不用着急推脱,反正你未必能穿上,被这群新兵蛋子弄报废了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冕听得直翻白眼:“苗成云你这是在宽慰我呢,还是在打击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理他,他就是嘴臭。”林朔说道,“之前我跟老丈人还有曹四舅通过电话,如今咱们这盘棋布得挺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我们猎门,要两条腿走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昆仑山下的科技大楼要建,中科院的合作项目很快就要上马,生物技术领域的研制应用,这是一条腿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曹四舅对于龙骨甲的研制为核心,衍生出来装备研究项目,这是另一条腿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相结合,这是我们整个猎门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只有这样,才能弥补传承猎人目前的数量劣势,应对即将到来的危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朔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,不过危局是什么意思?”曹冕问道,“婆罗洲的事情,有这么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婆罗洲跟这比起来,算是小事了。”林朔摇了摇头,“那件事目前会怎么发展,我也还在观察,不过小心无大错,凡事总要往最坏的地步去考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跟‘九龙’异兽有关?”曹冕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‘九龙’异兽,甚至都可能仅仅只是个序幕。

        具体会发生什么,我现在还不清楚,不过一定会发生什么,随着悟灵成功,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必我的岳父苗光启,也是这么想的,而且他比我更早地预感到了这场危机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娘,正在为这件事奔波着,也战斗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我爹在六年前的死,也跟这件事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龙异兽、地菩萨,这些都是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将是人类从未遇到过的东西,目前人类手中的战争武器,极有可能是无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国伟人说过:备战、备荒、为人民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做准备,总是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朔说完这些话,旁边的两个大小舅子似是被吓着了,两个烟头被嘬得火红,半天没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朔笑了笑,又说道:“人可以被打死,但不能被吓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大难临头,该吃吃该睡睡,该结婚生孩子,咱爷们儿也绝不含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辈猎门中人,哪怕肩上的担子重逾千斤,脚下的步子也得迈得轻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叫活着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冕你不要妄自菲薄,学金融怎么了,未必会比传承猎人矮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先在欧洲主持一下分部的工作,这以后整个猎门的账本,肯定还是要你这个科班出身的来管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家anne管钱,小打小闹行,再往大了弄,我怕她犯心脏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别只顾心疼你媳妇儿了。”苗成云说道,“心疼心疼我这个大舅子吧,上次去神农架,我胳膊都没了,她工伤还没给我批下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忘了跟你说了,你的工伤款没了。”林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苗成云急了,“凭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你那笔款子,被你家老爷子截走了,说是你胳膊的研制经费。”林朔说道,“所以我就有点儿为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担心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笔款子也就五万块钱,你爹这是想在你身上安什么?”林朔问道,“大猪蹄子还是鸡翅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去你的吧!”苗成云骂了一句街,一屁股坐回了床上,掀被子打算睡觉,“反正你等着,老爷子明天一早就到,立马给我安上,到时候我就能揍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在婚礼上殴打新郎啊?”曹冕惊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婚礼上当然不行了。”林朔提议道,“接新娘子或者闹洞房的时候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!”苗成云把被子蒙上脑袋,闷声闷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着。”林朔掸了掸身上的烟灰,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