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屋 - 玄幻小说 - 噬妖者在线阅读 - 第145章:麻烦上门

第145章:麻烦上门

        东西都入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从屋外抱进来一个木箱,打开之后,里面装的全是妖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点点看,这是之前说好的价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米卓兴致阑珊,看也不看便收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你们若是没有别的事,就赶紧走吧。”米卓下了逐客令,至于那些身外钱财,对他也没那么多的吸引,否则平日里也不至于看心情来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悠悠在屋子里踱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有事?”米卓有些不耐烦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平时这里有多少人光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鲜有人来,怎么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先前说打听过我们的一些事,那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们的来历?”龙文牧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米卓既然知道虞大帅的称号,也知道虞大帅是这个称号对应的人,怕是调查过一些事,龙文牧估计,自己的身份他怕也早已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米卓躺在藤椅上,煽着蒲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关我什么事?你们是青云堡的人也好,凌云堡的人也罢,与我又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果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心道果然,当初他们来时没有言明凌云堡的身份。按理说米卓若是知道他们非青云堡的弟子,完全可以不为他们打造东西。看样子在米卓这儿,对身份并没有那么大排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又怎样?你们是凌云堡的兔崽子,竟敢跑到青云堡来。老夫懒得见到你们,说这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对方已经知道,龙文牧也就开门见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既然知道,那有没有兴趣到我凌云堡来做客?”

        米卓摇晃的蒲扇停下,扭头过来:“臭小子,有话直说,老夫又不傻,嗅得出你那点花花肠子。你是想拉老夫进你凌云堡    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这都看出来了,您果真慧眼。”龙文牧马屁拍得响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家伙好像被拍到了马腿,胡子一翘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躺在藤椅上,身体扭到一边,甩给龙文牧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知道这小子的花花心肠,这兔崽子,一肚子坏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龙文牧来找他打造,他是看见了龙文牧拿出的东西,又感觉到龙文牧炼化了大妖龙种的源石,才起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炼化大妖龙种的源石,这种妖师在青云堡当今这一批弟子中都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米卓也是兴致上来了才去打探,后来才知晓龙文牧等人并非青云堡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他只是个铸器师,又不管别的事,管他是哪儿的人,只要付妖晶,他便打造,所以也帮龙文牧他们把武器给打造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龙文牧现在还要拉他进凌云堡,他才不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不去看一看,又怎么知道凌云堡不好?凌云堡山清水秀,您要是去了,便是首席铸器师。到时候弟子武器都由你打造,众人崇拜你,这不是挺好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米卓翻翻白眼:“说完没有,说完就赶紧滚蛋了,你留在这儿,说不定没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不急不躁,俗话说得好,抢人以鱼,不如抢人以渔。让米卓打造几把武器算不得什么,关键得把这个大师给带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看,把这么一个大师给“请”回去,那凌云堡弟子的武器不都有着落了吗。只要能把米卓给请动,龙文牧今天不惜自己那条三寸不烂之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米卓让他走,他还偏偏不走,搬了个凳子在米卓藤椅旁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,反正你在这里也清幽无事,到凌云堡来做做客,也总好过于你苦守于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觉得这儿挺好,没人更好,老夫清闲着呢。苦守在此怎么了,老夫乐意。小子,我奉劝你一句,这也是为了你好,早些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还真不信说不动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你想,你在这里没有人来找你打造东西,你空有一身技艺,却无用武之地。但是你若去了凌云堡,仅有你一位铸器大师,你这身技艺能够发挥到极致,也不枉费了你的大师之名不是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米卓愣了愣,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龙文牧这话说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朝窗外望了望,皱皱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当真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你不然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好想的,老夫哪儿也不去。”米卓这话咬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吞咽了一下,觉得这家伙脾气比风笑生还顽固:“米老你再想,你现在孤零零的在此,平时也没人来寻你打造东西。青云堡的弟子都去寻那些技艺平平的铸器师打造武器,这不就表示大家都嫌弃你吗?可是在我看来,那些寻常的铸器师,论才华,论本领,论风情,哪一样能跟米老你相提并论。你不是也曾说‘老夫的草庐天下无二,叫米卓的铸器师也举世无双’吗?你这举世无双之人,难不成还不如那些个凡俗铸器师?这样你这米卓之名不就成笑话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米卓张张嘴,大概是想说什么,但又没说出口。看那一脸茫然又有些懊恼的样子,好像真被龙文牧给说中了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虞大帅和夜阑在一旁低垂眼角,心中暗叹龙文牧这挖墙脚的本领真是一绝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知道该加最后一把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,在青云堡没有你的用武之地,但是凌云堡却需要一个铸器师。其实你也不需要离开青云堡,你只需要挂一个凌云堡客卿之名,在凌云堡那边做客一段时间。而且你为凌云堡弟子打造武器,到时候凌云堡弟子能够出人头地,把青云堡弟子比下去。大家就会知道,你米卓的本事,远胜过那些故步自封,只懂得循规蹈矩,不知变通的铸器师。也好扬了你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米卓抿抿嘴,像是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能看出来,他这是心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可以想得到,米卓这里冷冷清清。米卓真的不在乎?那绝对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大师,若是不能施展自己的才华,那他空有这身本事又有何用。拿来当摆设吗?

        要怪就怪米卓性格不好,青云堡弟子有别的选择,便都不来找他。其他人那里热闹非凡,唯独他这里无人愿来。米卓哪可能不在意,只是装的无所谓。龙文牧的一席话,也是说到了米卓的心坎里。他平时不愿意想的窝心的事,现在被龙文牧血淋淋的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拿着酒壶饮了一口,长长叹了一声:“罢了,你所说之事我考虑考虑。不过在此之前,你还是没听懂老夫话中之意。我让你早些走,是让你赶紧离开此处。你们若是继续留在这儿,等一会儿指不定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一心想套走米卓,被米卓这么一说,不由愣了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这话什么意思,难不成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暗怪自己粗心,米卓刚刚几次叫他走,他一直以为是米卓不想听他唠叨。但现在想想,那话来好像并不是单纯赶他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什么意思,哪有这么多问题。老夫都让你赶紧走了,你是听不懂还是怎么着?你们留在这儿,等一会儿麻烦来了,我看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有些不安,米卓这是在警告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米卓这么说,肯定不是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轻点头,招呼上虞大帅和夜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米大师,晚辈先行告辞,改天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米卓挥挥手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等人推门而出,打算先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米卓那边已经动心,下次来的时候应该能说动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门,见到一个男子站在田埂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丰神俊朗,星目剑眉,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没有去在意他,此人多半是来找米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人身边经过,准备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错身而过的时候,男子嘴角微微上翘,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大师,这小子便是你前些日子提到的那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脚步一顿,在对方开口的那一刻,他突然觉得山岳压顶。强大无匹的力量施加在他身上,竟是一步都无法再迈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对方出声之后,屋子里米卓匆忙闪身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清对方模样,先是微惊,然后无奈的长叹。

        千防万防,怎么就没防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文牧身上的压力随之消失,他猛地扭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始他没感觉到对方的气息,此刻再感应,居然还是感应不到这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实力这么高?开始怎么就没注意到他?

        米卓朝往龙文牧等人招手,龙文牧三人退回到他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万博,你今天又来了。”米卓抚须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盈盈走来:“米大师别见怪,这几日多有叨扰了。之前我见你们在屋子里聊得火热,不忍心打扰,便在外面等候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米卓错愕,刚刚和龙文牧等人交谈之时,他可没觉察到外面有人。还特地感应过,却都不察此人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结合他的修为来看,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暗暗恼火,真是防不胜防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米老,此人是谁?”龙文牧小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毫无缘由便对他施压,这人一看就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人名为陆万博,前几日便来我这里了,他是来找你的,此人是青云堡的天妖师。”米卓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妖师!这人居然是天妖师?

        青云堡中有天妖师没什么奇怪,只是龙文牧想不通,天妖师怎么来找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小友便是最近寻米大师打造武器的那位吧。”陆万博双手负于背后,两眼含笑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小友勿怪,其实是我这几日想要来找米大师锻造件武器,恰巧见到米大师为你锻造之物。所以我就想与你见上一面。我在此苦等了数日,今天总算等到你来了。”